【刀剑乱舞】【浦岛虎彻】这、这位是龟吉啦!【大纲】

【刀剑乱舞】【浦岛虎彻】这、这位是龟吉啦!【大纲】

OOC。女审神者设定。

小学生文风。

打死不填坑

写啥出啥!!



雨后,太阳相比前几天已经温柔了不少,少年透过手指缝看见了少有的蓝天,卷着尘土味道的风扑进裸露的胸膛。

浦岛虎彻蹲在树荫下面,一边用手指逗着乌龟玩一边把手搭成凉棚眺望着远处有没有检非违使出没。

他想,要赶快跟着检非违使找一个好的主人才好呢。

自己自从三月份中旬实装开始到被命令以原来十倍的几率出现一直也没有遇到合适的主人呢,

所以自己只好在这里虚度一天又一天。


“再遇上合适的主人之前我们一起去龙宫吧,龟吉!”少年想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一样,突的站起来,完全没有注意到肩膀上的伙伴险些跌落下去。

“诶——起来啦~还在白天噢!去玩啦去玩啦!“那只被叫做龟吉的黄绿色乌龟缩了缩脖子,闭上眼睛一副马上要睡着的样子,并不理会少年的龙宫梦。”——咦还是没有精神吗?好啦好啦不扰你啦!”橘黄色头发的少年看见自己的龟吉小朋友并不想和自己玩,只好放弃了自己的龙宫一日游。

他将肩膀上的乌龟放到自己旁边的树荫下面,转身面朝着东方的太阳,拍拍胸脯掸掸身上的灰尘,自己衣服上的海浪花纹又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了。

“虽然我并不知道怎么去龙宫呢...”


浦岛虎彻一个人和鸟儿说话玩玩小甲虫最后躺在草坪上看云,自己也是度过了一个挺不错的上午——除了有点无聊。

而这无聊的时间他有时候在想什么时候能和可爱的女孩子去龙宫呢,上次看见的藤四郎家的那个女孩子倒是很可爱嘛;有时候在想大哥和二哥总是吵闹的原因到底是不是因为两个人都不想给自己做饭呢;还有...还有自己会不会遇上一个好主人呢。


想着想着浦岛虎彻便发出了细微的鼾声,而他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已日照当头,自己的肚子也是有点饿了呢,他坐在草地上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一上午玩得还不错吧,龟吉?”

“龟吉?”当他问了两遍发现并没有伙伴的回应时他才一下子跳起来想起来自己的龟吉小朋友还在树底下乘凉呢。

这可不行,得赶紧带他回家吃午饭才行,不能让哥哥们等急。

可是当浦岛虎彻费了好大劲摸回到自己原来呆过的大树底下,在树底下看了一圈也没看见自己那个圆圆的硬壳小伙伴。

“龟吉——跑哪去啦?”

“龟吉——?”

虽然我们的虎彻君当然知道他的龟吉并不会说话。他找不到他的龟吉小朋友了,这种感觉好像正准备偷偷去龙宫的自己被自家哥哥拦个正着一样难过。

浦岛虎彻头垂得低低的,把脸埋在胳膊窝里。


浦岛虎彻感觉到身边来了陌生人,感觉也不像是敌人,但也不是什么刀...

浦岛虎彻想既然不是敌人就不理他了,就算是敌人我浦岛虎彻也能一下子把他们全部击退。

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陌生人开口了:

“你说的龟吉——是它吗?”

少年把头抬起来看到一只乌龟正对着他做了王八看绿豆的姿势,

“呀——!龟吉!——疼疼疼疼...”少年吓得趔趄一下子撞到了后面的树干,这才看清是一位女性手里托着龟吉在他面前。“啊..没事吧——!”女性不知是应该继续举着乌龟还是去看眼前的少年有没有受伤,有些不知所措。

还没等浦岛虎彻说话,陌生女性又开口了:“抱歉..我看这孩子好像很寂寞的样子就和他玩了一会,想不到是你这么重要的伙伴啊,实在抱歉,擅自带他去别地方玩。”


浦岛虎彻上下打量这这位女性,感觉像是哪家很有教养的小姐呢,衣着得体,说话声音也很可爱。说实话这样的大姐姐浦岛虎彻并不讨厌。


“没关系啦——我猜龟吉一定玩得很开心!说起来——大姐姐你在这里干什么呢?”

浦岛虎彻感觉自己好像不这么饿了,自己很久没有遇上除了龟吉和自家哥哥以外的人了,所以浦岛君忍不住就多问了几句。

“咦?我吗?我...我的伙伴全部出门去了,我来这里考察一下,一会我的伙伴会来接我,不出意外的话我们下午还会再来的。“女性稍微思索了一下才答出来,“那个,我们可以一起聊聊天吗?”她看了看眼前的少年,试探的问道。

“这样啊——当然..可以啊!我看龟吉好像很喜欢你呢。”少年别过脸说出了这句半真半假的话,咽下去了那句我也想跟大姐姐聊聊天呢。龟吉也很知趣的蹭了蹭那位女性的裙边。


少年说了很多关于自己的事情,比如自己身上有一个浦岛太郎的雕像,讲了浦岛太郎的故事,讲了龙宫和龟吉的故事,讲了自己如果选择主人一定会选择很强的人,强到能把检非违使一下子打飞,但是唯独没有提到自己实际上是一把胁差的事情,他觉得,普通人根本想象不到和自己对面的这个人形其实是一把刀吧。

而作为交换,女性也说了自己家里的一些事情,比如家里前几天来了一只大狐狸,现在每天都要帮他顺毛,家里的小狐狸为此经常和它吵架。


“后来他们只好乖乖听话了,因为全本丸的人都知道我超——厉害!”女性开心的和浦岛虎彻说着家里各式各样的事情,因为人称用的一般都是ABCD或者这家伙那家伙什么的,浦岛虎彻并不是全部都能理解,但是他能知道,这位大姐姐的家人一定很多,而且过得也非常幸福。

“——说起来,大姐姐,你的家人不——我是说伙伴们怎么还没来接你?”少年站起身,“我差不多要回家了哦。”

“他们啊,大概快了吧。你听远处有马的声音呢。抱歉占用你这么多时间,你赶快回家吧。”女性也站起身,“和你聊天很开心哦,我们下次再见吧。”

浦岛虎彻并不打算就这么回家,他快步走到树后,准备目送刚才那位大姐姐回去。

不出几分钟,马声已经到了眼前,女性翻身上马。和前来的其他人走向远方。


“超痛啦!!哥哥!!”不出所料,自己果然因为回家迟了被教训了。虽然被说下午只能在院子里玩了,但是浦岛虎彻还是决定下午还是回到鸟羽玩,“也许还能见到大姐姐和她的伙伴呢。”


“咦检非违使来了啊...啊大姐姐他们会不会遇到危险。”浦岛虎彻下午又带着龟吉悄悄跑到了那块地方,但是非常不幸检非违使让他想起来了自己的职责。

赶快跟着检非违使找一个好的主人。

浦岛虎彻现在什么都不想想,只想那位小姐会不会.....他快步跑到检非违使跟前看看收招的是不是自己上午才遇到的友人。

“石切丸大人、次郎,这些就交给你们了!”

还没到检非违使身边便听到了那个熟悉的声音,他要赶快,赶快去看看她有没有受伤,

“啊!!江雪!你没事吧!”

马上、马上就能到她的身边了。

她可千万不要——

随着战马倒地的声音战斗结束了。

浦岛虎彻认为自己完全是杞人忧天,

倒在自己面前的并不是先前的女子,罩着自己很久的检非违使。

女子似乎发现了他,器宇轩昂的扭过头冲他微笑,

“如你所见,我是一名审神者。这些刀剑男士是我的付丧神。”

她走近他,伸出自己的手,“你认为,现在的我足够强大吗?”


浦岛虎彻笑了,做出了自己标准的姿势,“我是浦岛虎彻。鸟取藩主池田家家传的胁差,刀身雕刻着浦岛太郎。

……啊,我可是虎彻正品哦?”最后也不忘记强调自己是正品的事实。



“喂?!主人不要走啦!!我们还没有去龙宫呢!!”




评论
热度 ( 5 )

© 浮华音九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