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の果て】

没有蛋炒饭的人生会变的寒冷吗。 



一如既往的回到家,因为提着过于沉重印有绿色标志的购物袋而麻木的右手似乎连活动都懒的活动了。
在左手按开电灯开关的一瞬间过于寒冷的屋子明亮了起来,随着一声"我回来了。"世界再次陷入了安静。
在打开鞋柜的一瞬间迅速扒下皮鞋丢进去仿佛一秒也不愿意再在门口呆着,他边走向厨房边扯下领带丢在沙发上。
一边想着今天要早上看见哪个姑娘比较漂亮以及晚上要玩儿点什么一边把袋子搁在桌上在厨房就地取材开始做饭。
就着油烟和葱花的香气这么想着想着一盘蛋炒饭就这么想出来了,在温度超不过十五度的餐厅里冒着热气泛着油光。
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单手玩着手机一边不停的往嘴里送着蛋炒饭。
想着自己的家人不止一次说过手机屏幕上的细菌比马桶上的还多他就想把手机放到一边赶快吃饭。
但是非常不幸,蛋炒饭似乎太烫嘴了,他一边想着炒饭太热啦晾凉吧一边重新抄起自己的手机。
说到手机,
他是从来不希望别人来看他的手机的,不是不希望,是就算有人想看他也不会给。倒不是因为里面有什么思春期少年应该有的什么不良读物或是视频,只是单纯的希望和别人保持距离。
如他所愿,从来没有人对他的手机提起过兴趣,甚至连小偷都没有过。
这实在是太平常太普通的手机啦,当朋友们互相炫耀自家财产的时候通通拿出屏幕大于脸颊薄厚正好的手机时他的手机简直就是不值得一提,更何况他连一个朋友都没有。
"啊。"似乎是吃到了一块蛋壳,蹙着眉,开始在嘴里运动。
仅用舌头就把嚼碎的蛋壳和米饭分开实在是颇有难度,然而他做到了。
虽然很难以置信,但是这不能不说少年的确是练过嘴皮子功夫,这对他来说只是小菜一碟。
从很小的时候一次吃下五颗口香糖嚼到肌肉抽筋只为了吹出双层泡泡到后来一口含住二十颗小葡萄把它们的籽像自动步枪一样用嘴吐出来。
这些听起来没用看起来没用其实就是没用的技能只是他用来打发时间来的。
这时他微微上扬的唇角撅起,将碎末样但仍藕断丝连的蛋壳吐到随身带着的纸巾上。
随后由抽出另一张纸巾煞为正式或是说装模作样的擦了擦嘴。
不小心碰到了桌子上的带有绿色标志的购物袋,几个橘子从里面滚到了地上。
他恶狠狠的抓起橘子重新塞到袋子里,想到了那个人的嘱托,更加重了扔放橘子的力度。
经过这一番折腾,蛋炒饭早就不像之前那么烫嘴了,虽然区区蛋壳和橘子难以入目但是这区区蛋壳和橘子的确是惹他生气了。
他无法容忍,无法容忍如此完美的自己竟然会犯把蛋壳误掉到炒饭里的错误,竟然会不小心把橘子滚到地上,真令人无法相信。
虽然旁人并不认为他是完美的——或是说,根本也不知道他的存在。
索性,他一股脑吃掉了全部炒饭。
当他端起碗筷准备收拾时却又想到了晚上即将发生的事情应该如何应对。
在他思考了五秒钟之后便得出了结论。
"........管他呢。"
他收拾好碗筷,准备到自己父母的房间里去继续玩他的手机。






评论
热度 ( 1 )

© 浮华音九鲸 | Powered by LOFTER